不可回收

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,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。

[九辫儿]花吐症

#ooc预警

#二爷吐烟叶警告


“呦——”

“是谁那么……呕”

纤细的腰肢随着干呕声弯下,由于还在台上,所以下意识伸手遮了一下,再待姆们角儿一抬头看向自己手中……


多出了几片烟叶。


咂咂嘴,嗯,还是煊赫门的。

一旁的白囊瞅见了这人手心里的烟叶。对着麦克风就是一句

“您这上台前吃了烟卷了是……”

九郎话音未落便又传来此人的一声干呕做以回复。

抬起头,手上又多了几片。


嗯,确实是我吐出来的。嘶……我这上台前确实也没吃烟卷啊……


台下的粉丝也是懂事儿,看了二爷这幅模样,居然还开始劝他去休息。

这突如其来的事件,使得台上俩人也是真真儿的没了说相声的心情。九郎也只得赶紧扶好了张云雷下台了。


下了台,这人便又干呕了起来,也没什么,就是吐出来的烟叶倒是越来越多了。

好不容易停下了,这人眼眶泛红,挽住一旁的杨九郎

“一线天,你说我会不会得了什么绝症了……”

“呸呸呸。胡说八道!你这十米高空都挺过来了!又瞎说什么呢!你可是我的角儿,不可能得什么绝症。”

“可是我这都吐了烟叶儿了,我总不可能是烟卷成了精了吧。”

“这还真没准。”“去去去。你才烟卷呢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转天,这二爷还是这状态,跟个成了精的烟卷似的,往外飘烟叶儿。

一旁的杨九郎也只能干着急,还企图打开百度搜搜这是什么症状。

这一搜,还真让他给搜出来了!

“哎哎!张云雷,你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“嗯……?呕……”一旁的二爷有气无力的瞥了他一眼,发出了个单音节,然后又陷入干呕。

“你这得的叫花吐症你知道嘛,就是那种,暗恋成疾,然后就会吐出花瓣儿。可是人家都是花瓣儿,就你特殊,吐烟叶儿。”

“你快别开玩笑了,告诉告诉我这玩意儿怎么治啊,我粉丝们还等着我上台说相声呢。”

“就是……要和你暗恋的人接吻,否则就会在短时间内死……”也不知怎的,说到接吻,九郎的语气却有点微妙的变化。

“这不还是绝症嘛这……我还是等死吧。”

“张云雷!你就说这些丧气话是吗?你刚不还说你的二奶奶们还等着你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张云雷我告诉你,我就是喜欢你!反正你也得了这什么破花吐症了,我得抓紧时间告诉你,要不然……我怕等你找了自己喜欢的人,我以后就没机会告诉你了。”

本以为二爷会嫌他,却不想,唇上却落来一个湿软的东西,一睁眼便是二爷那笑的弯弯的眼眸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
嗯,这个吻的味道……是煊赫门的味道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哈哈哈哈哈哈哈。我是魔鬼。


@N. 你好吐雪花的,我是吐煊赫门的。